• <td id="wusss"></td>
  • <bdo id="wusss"><center id="wusss"></center></bdo>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我們離“種牙自由”還有多遠?

    時間:2022年05月17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29歲的李倩躺在牙科治療椅上,臉大部分被蒙住,只剩嘴和鼻子露在外面。局部麻醉后,醫生用尖刀片劃開她的牙齦,使牙槽骨暴露出來,緊接著用種植手機,搭配不同直徑的鉆針,在其牙槽骨上打孔。機器轉速為800轉/分,鉆針直徑逐步擴大。一旁工具箱里,數十個直徑不同的鉆針在靜靜待命,等待調遣。打好孔后,醫生再用種植手機將一顆直徑4.5毫米、長度11毫米的“人工牙根”用鉆針推入,種到李倩的牙槽骨上。整個過程看上去,和木匠往窗框上釘一顆釘子相似。

      種植體呈中空圓柱體結構,當中再嚴絲合縫擰上封閉螺絲。醫生將牙齦蓋上,縫合,待骨細胞爬到種植體上,二者結合。這是3月下旬,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同仁醫院亦莊院區的一場種植牙手術。三個月后,醫生將封閉螺絲拆掉,換上愈合基臺,使牙齦成形。再一個月后,安裝修復基臺,在上面加裝牙冠,至此,一顆牙才算“種”成。

      從2012年到 2019 年,國內種植牙數量由18萬顆增長到約為312 萬顆,復合增長率達到 49.95%。中日友好醫院是國內綜合性醫院中每年種牙數量最多的醫療機構。在該院口腔醫學中心主任徐寶華印象里,2004年,醫院一年才種了30多顆牙齒,到2019年,種植數量已超過3000顆,增長了100倍。有證券機構測算,國內種植牙市場規模有望達到1500億元至3000億元。

      李倩這次種一顆牙要花費近兩萬元,這讓她明白了“種一口牙等于買一輛寶馬”“一口牙換縣城一套房”所言非虛。術前基礎費用在3000元左右,3月這場手術總費用9000元左右,之后再裝配全瓷牙冠,依照國產或進口的差別,整體收費7000元至9000元不等。

      種牙為什么這么貴?我們離“種牙自由”還有多遠?在這些疑問的后面,其實還隱藏了一個根本問題:我們真的需要走到種牙這一步嗎?

      種牙為何這么貴?

      缺牙后,牙齒的修復方式主要有三種:種植牙、裝固定義齒,以及戴活動義齒即假牙。假牙會有一種異物感。裝固定義齒要通過借助相鄰牙的搭橋方式,會磨損兩邊的健康牙。種植牙作為一種替代方式,可獲得與天然牙功能、結構及美觀效果類似的修復效果,被稱為“人類的第三副牙齒”。

      李倩聽從醫生建議,選擇的是中高檔種植牙套餐,種植體是瑞典的高檔品牌Astra。種植牙基本耗材分為三部分:種植體、基臺和牙冠。前兩者配套使用,由原裝廠出產,牙冠則由另外廠家個性化定制。除了Astra,瑞士士卓曼、瑞典諾?贫际欠N植體界的“頂流”。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公立醫院多會選用進口一線品牌種植體,種一顆牙大都要花費15000元至20000元。

      私立中高端口腔連鎖機構,如瑞爾齒科等,種一顆牙要花費3萬元以上。韓系品牌比較知名的如奧齒泰等,屬于“二線明星”,一些民營口腔機構會選用,種一顆牙花費在萬元以下,更便宜的可能只需四五千元。國內二三四線城市,多是韓系品牌的天下。根據國海證券研報,2020年,韓系品牌在國內種植牙市場份額占比58%。國產品牌大多在2010年前后起步,迄今20家企業,在市場上的份額約為6.8%。

      種植牙技術起源于瑞典。1965年,被稱為“現代種植牙之父”的解剖學教授佩爾·布倫馬克實施了全球首例口腔種植牙手術。1981年,他又與諾貝爾獎基金會旗下的博福斯公司共同成立了諾?乒。另一個知名品牌士卓曼,在1980 年與國際口腔種植學會(IT)建立了合作關系。此后士卓曼的種植系統被稱為 ITI 種植系統。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同仁醫院口腔科主任、北京市牙周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林江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種植體基本材料為純鈦或鈦合金,其“入駐”口腔的身型要依據患者牙槽骨的寬度、厚度等來決定。鈦材質一方面看重的是其機械強度,另一方面要追求與骨頭的生物相容性。要在這二者間找一個平衡點。林江分析說,與中低端品牌相比,歐美系一些高端植體能以更小直徑、更短長度實現相同的機械強度,手術能以更加微創方式進行。另外,好的種植體通過表面處理工藝,比如酸蝕噴砂,添加親水性涂層等,能更快地與骨結合在一起。

      根據國海證券研報的數據,國產、韓系及士卓曼種植體在口腔醫院的進貨價分別為400~600元、500~800元、1800~2300元。多位口腔科醫生向《中國新聞周刊》確認,光是種植體的“出場費”基本在這一價位水平。除了種植體,一套種植體系統還包括愈合基臺、修復基臺,以及將口腔內咬合情況轉移到口腔外的轉移桿、替代體、印模柱,用以輔助制作牙冠。在林江所在醫院,一線進口品牌,一個基臺1000多元。一套種植體系統,總的算下來,“身價”四五千元至七八千元。

      國內一家知名三甲醫院口腔科醫生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公立醫院,種植牙價格高的一個重要原因,源于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種植體系統和牙冠的收費一般要控制在種植牙總費用的三成左右,即要控制成本率,否則會影響醫院的績效考核。這意味著,如果種植牙的材料成本是5000元,總收費就不會低于15000元。在醫院的種牙總費用中,還包括1000多元的手術費、護士人力、設備費用以及醫院運營管理成本等。一般民營醫院或診所,沒有成本率的硬性規定,再加上進貨更靈活,手續比公立醫院少等因素,種牙會便宜一些。

      在林江看來,價格差異除了體現加工成本,更多是專利、技術的研發價值,“加工成本不會太高”。一線城市公立醫院,之所以偏愛高端種植體,最重要原因還在于這些品牌歷史悠久,有大量臨床病例的文獻數據支持,產品豐富,給人的感覺更可靠。以士卓曼為例,其官方資料介紹:世界范圍內,已有1500萬顆種植體植入患者口中。每年,有一百多份經過同行評審的出版物驗證其產品的性能!皩 600 多名患者的長期研究證實,我們的種植體系統在 10 年內的存活率為 97%~99%!表n國的奧齒泰也積累了80萬例臨床有效數據。相比之下,國產品牌由于出道晚,產品上市也沒幾年,相關研究數據非常少。

      醫生往往會有一種不愿試錯的心理,不敢貿然使用沒有充分循證醫學證據的產品!捌鋵嵨覀円埠芟攵噙x擇一些國產種植體,支持民族品牌。但如果因其質量不可靠,種植失敗了,算我醫生的事,還是植體本身質量的事?”徐寶華說。

      國內一家口腔診所的創始人也表示,選擇一款種植體看重其過去,還要看其未來,即品牌的穩定性和可預期性!拔磥砦迥昊蚴,這家國產種植體的牌子是否存在,即便存在,如果要更換某一配件,是否還能找得到相應的型號?”但這也造成一種死局:國產品牌因其市場接受度低,用量少,更難有大量的臨床數據。

      不過,國外品牌實驗數據的得出,也多與企業自身有著利益關系。國際權威循證醫學組織Cochrane2014年發表了一篇綜述報告,納入27項隨機對照試驗(RCT),比較了38種不同鈦純度、形狀和表面特性的3230 顆種植體。報告中這樣寫道:試驗由種植體制造商贊助,是一個潛在的偏倚因素。27項試驗中,有15項由商業贊助,占比58%。這可能會帶來偏頗。但如果沒有商業資助,這些研究可能不會進行。這方面很難客觀評價。

      種牙就像種樹一樣,土地肥沃時,種什么都長,但當土壤貧瘠,要先培土。林江說,要根據患者骨量情況,決定是否先需要植骨,再進行同期或者延期的種植體植入手術。骨粉生產江湖的“武林盟主”是瑞士蓋氏集團,在國內口腔修復材料領域占70%左右市場份額。蓋氏骨粉取自牛骨,0.25克的價格1000元,0.5克近2000元,是國產骨粉價格的2~3倍。在林江看來,目前,國產骨粉加工工藝和質量以及遠期臨床治療效果都尚遜色于進口產品。植骨后,還要添加屏障膜,即呵護成骨細胞優先生長的骨膜。蓋氏骨膜根據大小不同,價格也在一兩千元不等。據國海證券研報,像骨膜這樣的生物醫用材料產品毛利率可達90%。

      種植牙價格能降到多少?

      2021年8月,浙江省寧波市醫保局下發了用醫保歷年賬戶支付種植牙方案的征求意見稿,引發熱議。征求意見稿提出,寧波醫保局擬建立一個種植牙品牌目錄,納入目錄內品牌,可以通過個人醫保歷年賬戶支付,否則,不予支付。具體來說,如果種一顆國產品牌牙,收費標準為總計3000元,進口牙每顆3500元。其中,國產品牌種植體、基臺、牙冠等耗材在內,共計1000元,進口品牌種植牙的耗材收費1500元;醫療服務費統一限定在2000元。今年1月11日起,這樣的惠民種牙在寧波413家口腔醫療機構中的400家正式實行,其中約有85%是民營醫療機構。到3月下旬,已有近千顆種植牙以這樣的“福利價”種在了寧波市民的口腔中。

      高文輝是寧波市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采購處處長。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這次寧波共納入了14個種植牙品牌,國產和進口品牌各7個。前者包括江蘇創英、ZDI、佛山安齒生物等,后者有沃蘭、DIO、Hg、登特司等5個韓國品牌,以及西班牙和以色列的各一個品牌。

      高文輝說,面對公眾種不起牙的呼聲,去年7月,當地醫保局就展開調研,發現耗材只占到了當地醫療機構種植牙整體收費標準的15%~20%,醫療服務費存在虛高成分。方案實施前后,企業供給醫院種植體、基臺的價格相差不大!皣a品牌二者的成本總計就在800元左右,韓系在800元至1000元”。過去,如選用韓系品牌,種一顆牙的收費在八九千元,降價后,企業仍有利可圖。

      寧波市2021年的種牙數量為12萬顆左右,略高于全國其他城市水平。

      但新政實施的阻力很大,主要源于醫療行業,因為這會“直接影響醫生的收入”。事實上,在這樣限價政策下,一些歐美系高端品牌因無法接受價格,不愿入伙。一款瑞士的高端品牌雖愿意加入,但受制于醫院壓力,被拒之于目錄之外。高文輝說,“有的醫療機構會說,如果這樣的高端品牌進來,我就不用這一品牌了”。再者,高端品牌在寧波的“自降身價”也可能會發生連鎖效應,打亂全國種植牙市場的價格體系。

      為調動當地企業和醫療機構積極性,高文輝說,“比如說,一家定點醫療機構,我給你一年的醫?傤~是100萬元,如果老百姓種目錄內品牌的種植牙,產生額外20萬元費用,醫保會另外支付”。

      選用更便宜的種植體,種牙的質量能否得到保證?高文輝說,納入目錄內的國產品牌原材料和國外品牌沒什么差別,涂層也從國外進口。從咀嚼和美觀功能來講,產品是符合要求的。安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理范德增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種植體在國內屬于最高級別的三類植入性醫療器械。無論是進口還是國產種植體,安全正規的產品,都要經過國家藥監局注冊。上市前后要經過嚴格審核、管理和監督。

      徐寶華參觀過歐美系高端種植體的工廠,在他的印象中,其車床的加工工藝能達到手表零件的制造精度。而國內大部分種植牙生產廠家的歷史不足十年,其加工質量短期內難以達到這一水平!坝械膬r格非常便宜的國產品牌,車床加工精度差,種植體生產質量不可靠,而我們每年種植牙手術量很大,很擔心失敗病例增加,所以我們不敢使用”。

      一名口腔科醫生舉例,國內某家模仿士卓曼的種植體品牌總體上模仿士卓曼,但從基臺和種植體間咬合度等方面對比,二者依然有差別。如果咬合松動,就容易讓細菌入侵。如果機械結構的穩定性不強,還會使種植體晃動。

      對不同品牌和類別的種植體,林江常打的比方是,從基本功能來說,奔馳、寶馬和桑塔納、捷達都能滿足基本出行要求,但終極工藝方面,它們之間還有較大差距。值得注意的是,在進入集采時,國產仿制藥要通過國家藥監局的一致性評價,但醫用耗材無此要求。

      林江認為,在患者牙槽骨等條件較好,身體沒有其他異常的情況下,短期來看,選用市面上認可度較高的韓國或國產植體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但更長久效果怎樣,并不好說,得看科學數據的支持。不同人群要根據個人身體及經濟情況選擇不同種植體。當“土壤“條件不好時,就會對“種子”等方面提出更高要求。今后,應組織獨立第三方對使用國產品牌的病例開展更長期隨訪,評估質量,這樣醫生和患者才能用得放心。

      去年11月,四川省藥械招標采購服務中心公布通告,開展口腔醫用耗材的信息采集工作,吹響了種植牙集采工作的號角。此后,浙江、寧夏、山西、江蘇等多地跟進。今年2月11日,國家醫保障局副局長陳金甫在國務院政策吹風會上表示,種植牙集采從去年初就開始部署,由四川組織省際聯盟,方案基本成熟,力求今年上半年推出地方集采聯盟改革。而《中國新聞周刊》從四川醫保局獲悉,目前集采還尚未開始,仍在等待國家批復。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口腔醫院口腔種植科教授林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需準確解讀種植牙集采。種植牙納入集采必然會提高資金使用效益,降低成本。但我國種植牙納入醫保尚需時間。此外,業內人士還指出,國內民營口腔機構數量占比近七成的特點,也使醫保和集采面臨實際操作上的困難。

      牙醫缺乏和野蠻生長

      范德增說,因為國產種植體技術積累薄弱,相應地就更加依賴醫生的臨床技術和經驗。但事實上,中國口腔醫生和居民比僅為歐美發達國家的1/5,技術過硬的口腔種植醫生缺口大,且分布不均衡。這使得口腔種植成為一項高附加值的服務。

      根據《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2020》,中國共19.5萬名口腔執業醫師,口腔醫療機構11萬家,“廟多僧少”。2020年,歐洲發達國家每百萬人中約有810名牙醫,美國約有608名。北京以每百萬人擁有405名口腔醫生高居國內各大城市首位。平均下來,中國每百萬人中牙醫人數只有175人。截至2018年,國內具備種植牙資格的牙醫又僅為總數的11%。而業界應對牙醫人手不足的辦法是“盤活存量”——在民營口腔醫療機構,經?梢钥吹焦⑨t院醫生每周固定時間出診。

      牙醫不足的根本原因,在于過往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國內對于口腔醫學的不重視!爸袊匾暱谇唤】狄彩墙10年的事!毙鞂毴A說。

      高學歷人才長期供應不足情況下,大量中專生、大專生進入口腔種植行業。依據《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2020》,截至2019年,國內口腔執業醫師中,大、中專及以下學歷占比近一半,研究生學歷僅占12.1%。

      2013年,原國家衛計委下發《口腔種植技術管理規范》,提出經過口腔種植學繼續教育累計學分40分以上,或在境內外教育機構接受口腔種植學培訓和學習滿3個月,并獲得結業證書,就可開展口腔種植。在這一政策背景下,大量大、中專畢業生參加了數個三五天的培訓班后,都加入到種牙大軍。國內不少種植醫生的專業技能也由此習得,“但實際水平是不夠的!毙鞂毴A說。

      徐寶華是正畸醫生出身。在他看來,種牙雖然沒有那么難,但也沒有看起來那么容易。為了學習種牙技術,他曾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系統學習三個月。林江則表示,“僅僅將牙種進去,不是很難的一件事情。但是術前正確的診療設計、適應癥的選擇、術中的微創措施以及術后的定期護理,最終能夠讓種植牙長久地使用下去,這才是根本,是有難度的!

      種植牙手術有其適應癥,手術前患者要進行詳盡檢查。比如,牙周病患者要先對牙周系統性治療,治療周期短則一個月,長則需半年至一年,否則種植體依然有可能脫落。不少民營口腔醫療機構對患者不治療,直接把牙拔掉,進行種植,這也是民營醫療機構種牙失敗率高的重要原因。

      通常一顆牙拔掉后,要待三五個月骨頭愈合好后,再開展種植。時下,各大門店推出一種即刻種植,即拔完牙后,當下就種。這原本更適用前牙區,出于美觀需要。如今,這一操作也向后牙區發起“攻勢”,同樣有可能引發脫落。北京尚品口腔院長朱耿輝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即刻種植的理想條件包括牙齒只是因為外傷缺損,骨質豐厚,牙齒咬合不會產生特別大的外力,口腔衛生狀況良好。

      北京啟典口腔創始人蘇建宏說,市面上宣稱的幾千元的口腔種植往往只是引客導流的手段,進店后,患者的最終消費平均下來可能都不下萬元。有的原本不需要植骨的患者,卻被要求植骨。有患者被告知植骨,“但手術時眼睛都被蒙著,植沒植骨你也不知道!

      李倩小時候因為喜歡吃甜食,有了蟲牙,之后牙冠漸漸減少。這幾年,牙周又時常感到疼。三四年前,她去過一次社區醫院。醫生開了消炎藥,僅告訴她可能要補牙或種牙,但沒提及要關注口腔衛生的問題。

      口腔本身是一個全科。在國外,口腔治療講究整體、全生命周期概念。林江說,在國外看牙醫,首先口腔全科醫生給患者一個全面檢查,再把患者分診到各?漆t生。在中國,大多三甲醫院受限于?苹l展思路,各?啤案魉酒渎殹,對其他?祁I域少有問津。國內種植牙有專門種植科,在歐美國家,70%種植牙手術由牙周病?漆t生來做,20%由修復科醫生來做,10%由外科醫生完成。

      目前國內大多數院校,仍將口腔種植當作一個專門的學科。徐寶華說,這與種植牙技術在國內外處于不同發展階段有關。在發達國家,隨著口腔種植技術的成熟化、標準化和數字化,口腔種植?埔蜒葑優橐环N日益普及的口腔臨床技術,口腔外科醫生、全科口腔醫生、牙周科醫生、口腔修復科醫生,經過系統的繼續教育培訓,都可以開展種植牙手術。

      相比20年前,齲齒是國人失牙的主要原因,如今牙周病成為成年人失牙首要原因。林江是北京市牙周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在他最近一次參與的北京市牙周診療人力資源調查中,1255 名牙周專業從業人員中僅 13.0% 為牙周?漆t師。2006年,美國紐約州每10萬人有 3.4 名牙周?漆t師,相比之下,北京市這一比例為每10萬人僅有0.8名牙周?漆t師。

      林江發現,日常體檢中,口腔科醫生對牙周病的認識也不到位,“一是意識不到,二是缺乏專門的檢查器械和技術,只是告訴患者要年年洗牙”。林江等在加大對全科醫生牙周知識的教育,“但真正做口腔檢查的時候,拿起牙周探針的醫生還是很少的”。

      “種牙不是必須的”

      李倩出生在河南農村。她記得三四年前,當牙周特別敏感、腫痛時,她的解決方案就是買消炎藥。吃完后,效果挺好,就不再當回事。隔一段時間,炎癥又會反復,她也很少去看醫生,幾年下來,“治標不治本”。

      直到去年,牙周頻繁發炎,影響到她的生活。去看醫生時,醫生建議其拔牙。在拔牙前,去年1月,李倩完成了人生第一次洗牙。

      林江印象中,過去20年間, 60歲以上老年人種牙人數在增多,中青年維持平穩增長。據原國家衛計委2017年發布的第四次全國口腔健康流行病學調查結果,中國高達97%的成人正在遭受口腔問題的困擾,而20~39歲中青年已成為接受種植牙手術的主力軍。這次調查還顯示,2005~2015年的10年間,中國中老年人牙周健康狀況較差,35~44歲年齡組和65~74歲年齡組牙周健康率明顯下降,大體都由2005年的14%左右下降至9%。兩個群體的牙齦出血檢出率分別為87.4%和82.6%,深牙周袋(大于等于6毫米)的檢出率分別為6.9%和14.7%。而且,35~44歲群體中,牙石檢出率為96.7%,人均有牙石牙數為20.09顆,農村高于城市,男性高于女性。

      牙周病,分為牙齦病和牙周炎兩大類,是由于牙菌斑導致的牙槽骨吸收,進而引發牙齒松動、脫落的疾病。往往,先發生牙齦炎,再進展成為牙周炎。北京尚品口腔院長朱耿輝介紹說,牙齦和牙齒間有一個小縫隙,稱為齦溝,正常深度為3毫米。這中間容易存臟東西,可以形成菌斑軟垢,如果不及時清理,就會使得牙齦腫脹發炎、出血。牙齦炎只要通過洗牙,將臟東西清理干凈,是可以治愈的。

      但如果置之不理,菌斑就會鈣化,進一步發展成為牙結石!斑@就相當于飯碗,用了一二十天不刷”,朱耿輝說,牙結石再沿著牙齦不斷向下堆積,使牙根周圍骨頭受到炎癥刺激吸收,這時候就進展為牙周炎。牙周炎的發展是不可逆的。當齦溝加深,超過3毫米,就稱之為牙周袋。牙周袋不斷加深,牙周炎逐步惡化。當牙周袋超過7毫米時,會引起50%骨吸收。這時候,人的牙根會顯得越來越長。當牙周袋為15毫米時,意味著骨吸收已經到了牙根尖。整個牙根長也就15毫米左右。

      可以將牙根想象成一棵樹,牙齦可視為地表的草皮。當樹木周圍的土壤大量減少,樹木難有依附時,就會連根倒掉。牙齒也就脫落。朱耿輝說,一旦一顆牙出現牙周病,往往會傳染到下一顆,“一顆牙的牙槽骨吸收會連帶著周邊往下降,所以一拔拔好多顆“。

      林江說,牙周病不像牙疼那樣疼起來要命。其發展是一個潛在、隱蔽的過程,早中期沒有太多癥狀,至多也就是刷牙時會有點出血,患者不會主動去求醫,到后期發現時,治療都來不及。徐寶華說,一般的牙周病患者從患病到牙根松動需要幾年,但重度牙周病患者可能半年牙槽骨就會萎縮,牙根露出來。

      口腔衛生維護不好、糖尿病、吸煙、家族遺傳等都是容易誘發牙周病的因素。第四次口腔健康流調結果顯示,過去十年間,國內居民口腔健康行為狀況有一定改善,但每天2次刷牙率在任何年齡組中都沒有超過50%,牙線使用率依然非常低。與此同時,牙周病還可以反向影響人的全身健康,比如說可引發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還可能導致早產和低出生體重兒的出生。

      和天然牙一樣,牙周病也是影響種植體脫落的主要原因,引發天然牙缺失的高危因素同樣適用于“人工牙根”。林江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如果選擇可靠的種植體,種植體破裂的幾率是很小的,但發生種植體周圍發炎的概率是很大的,F在歐美國家明確把種植體周病也納入牙周病范疇!澳阕约旱难蓝剂舨蛔,種植牙也不一定能留得住”。

      從種植牙技術出現至今,留存在患者口內幾十年的植體也有。林江所做的手術中,種植體使用20年依然正常的案例也存在。維護好了,種植體正常行使功能10年以上應該不成問題!暗@過程中,還要看其周圍有沒有炎癥,骨頭吸收多少”。種植牙患者要定期復查,盡可能減少潛在風險。

      但即便是再好的種植體,也比不上天然牙。林江說,天然牙即便發生一定的松動,咬東西依然沒問題。這是因為天然牙和牙槽骨間有牙周膜,形成一個軟墊,能起到緩沖作用。種植體和牙槽骨間沒有這樣的配備,一旦“種植體晃動就廢了”,說明種植體和骨的結合遭到了破壞。再者,“種植體對炎癥細菌的抵抗能力,比天然牙差很多”。與天然牙周圍組織的封閉結構不同,種植體周圍組織一旦被細菌入侵或者破壞,“反動武裝力量”就會一攻到底,迅速到植體根部,這比較可怕。

      在林江看來,種植牙只是模擬的較為理想的第三副牙齒,目前依然是比較高層次的消費需求,“沒必要一定將其全民推廣,它是非必須的,可以替代的”。而韓國、以色列、歐美一些國家之所以種植牙滲透率高,是因為有更高的經濟發展水平。

      “把現有牙齒保存住才是首要的,而不是研究怎么種牙”,林江說,在國外,兩歲多的小孩子會去牙科診所接受一些口腔健康教育,學習涂氟,消除恐懼。有句話叫牙醫是朋友。林江建議,普通民眾至少每半年定期去看牙醫,“牙醫會幫你將口腔潛在問題發現并控制”。普通民眾還要學會巴氏刷牙法,使用牙線、牙間隙刷,每半年洗一次牙。在國外不洗牙,治療牙時大多數保險公司都不予以報銷。如果把這些做到,“可能你最后發現,走不到種牙這一步”。

      (文中李倩為化名)

    編輯:【郝燁】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卡一卡二卡三专区,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亚洲国产成人Va在线观看
  • <td id="wusss"></td>
  • <bdo id="wusss"><center id="wusss"></center></bdo>